知识

您的新年礼物请签收!奥希替尼一线治疗纳入医保

发布于2021-01-04 2245

岁末将至,如果让你用几个关键词来总结你的2020,你会想到哪几个?

我想在癌症患者的脑海里,第一个蹦出来的词就是医保。近几日,医保这个词可是刷遍了癌症患者的朋友圈。

12月28日,国家医疗保障局公布了2020年最新医保目录,针对EGFR突变的第三代药物奥希替尼再度被纳入医保,且扩大了适应症需,奥希替尼的医保支付范围为:

限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外显子19缺失或外显子21(L858R)置换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成人患者的一线治疗;

既往因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治疗时或治疗后出现疾病进展,并且经检验确认存在EGFR T790M 突变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成人患者的治疗。

无论是一线使用奥希替尼,还是二线使用奥希替尼均可得到医保报销,这个消息一出,赚足了大家的眼球,成为热议的焦点。

一款药物被大家关注,无外乎两点,一是药物的疗效能满足患者的治疗需求;二是药物的可及性高,患者能用得上。

满足疗效:奥希替尼囊括EGFR突变一线、二线适应症,OS超过3年

区别于化疗和放疗等传统的治疗手段,在20多年的历程中,EGFR-TKI的出现重新定义了EGFR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治疗。

奥希替尼于2015年获得FDA加速批准治疗经治NSCLC患者,并于2017年3月24日在我国上市,获批适应症为用于既往经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治疗时或治疗后出现疾病进展,并且经检测确认存在EGFR T790M突变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性肺癌成人患者的治疗。

在使用一、二代靶向药患者中,大约有60%的患者因出现T790M突变,而导致疾病进展,奥希替尼的出现成功解决了第一、二代靶向耐药的难题。AURA3[1] 研究结果显示,奥希替尼可显著延长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中位PFS:10.1个月vs. 4.4个月)。这是我国第一个上市的第三代EGFR靶向药。至此,对于一、二代靶向药耐药后的患者治疗有了新选择。

仅过了一年,2018年11月21日,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发布的非小细胞肺癌指南2019年版,明确指出将奥希替尼纳入EGFR阳性患者的一线治疗方案,并优先推荐使用。从二线跃升到一线,奥希替尼交出了完美的答卷。

FLAURA研究[2] 是一项随机、双盲、国际多中心的III期临床研究,共纳入556例先前未接受任何治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EGFR突变阳性的NSCLC患者,随机分组。研究旨在评价奥希替尼与标准EGFR-TKI(对照组:吉非替尼或厄洛替尼)的有效性与安全性。主要研究终点为研究者评估的无进展生存(PFS),次要研究终点包括总生存期(OS)、客观缓解率(ORR)、疾病控制率(DCR)、缓解深度和安全性等。

2017年ESMO大会首次公布了FLAURA研究的PFS数据,与第一代EGFR靶向药相比,奥希替尼能显著改善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获得了迄今为止最长的单药PFS18.9个月(对照组PFS仅为10.2个月)。

2019年ESMO大会正式公布FLAURA研究的OS数据。结果显示,奥希替尼一线单药治疗EGFR突变患者的OS达到了38.6个月,比一代EGFR靶向治疗延长了近7个月(38.6 vs 31.8个月),这也是历史上单药OS最长,甚至超过3年的临床研究结果

基于奥希替尼在FLUARA研究中的优势数据,2018年4月FDA批准奥希替尼用于一线治疗EGFR外显子19缺失或外显子21 L858R置换突变的转移性NSCLC患者,2019年8月,我国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正式批准奥希替尼用于EGFR突变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一线治疗。至此,对于一线治疗选择奥希替尼的患者,将会获得更好的生存效益。

奥希替尼在肺癌领域的的风云之路仅用了2年时间,开创了靶向治疗时代的一个里程碑。

图片来源:摄图网

用得上:一线、二线适应症全部进入医保

奥希替尼于2018年10月10日纳入医保乙类目录,支付标准为510元/80mg和300元/40mg,适应症为既往因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治疗时或治疗后出现疾病进展,并且经检验确认存在EGFR T790M 突变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成人患者的治疗。

也就是说从2018年开始,二线使用奥希替尼的患者就已经可以通过医保报销来减轻经济负担。

医保的报销条件要求,药品的适应症和患者使用药物治疗的疾病都必须在医保的支付范围内。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奥希替尼虽可以一线使用,但无法获得医保报销。为了满足这部分患者的需求,2020年5月,中华慈善总会泰然新生泰瑞沙慈善项目启动,为一线使用奥希替尼的患者提供慈善援助,成为纳入医保前的过渡时期。

2020年医保谈判信息披露,共对162种药品进行了谈判,119种谈判成功,谈成药品平均降价50.64%。也就是说已在医保目录的抗癌药物,将迎来再次降价,且平均降幅超过一半。

如今,奥希替尼一线治疗正式被纳入医保目录,一线使用奥希替尼的肺癌患者终于等来了最满意的结果。奥希替尼将在15300/盒的价格基础上再次降价,如果能达到平均降幅,对肺癌患者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



在EGFR-TKIs百花齐放的时代,晚期肺癌患者究竟如何抉择?在疗效上,奥希替尼在中国的适应症与国际接轨,一线使用奥希替尼可获得最长的PFS和OS,患者的生存效益更高;在价格上,奥希替尼是唯一个在一线和二线治疗均被纳入医保的靶向药物,将有更多肺癌患者可以用得上价格实惠的好药。从疗效到价格,奥希替尼无疑是EGFR突变患者的最优选择。

目前奥希替尼的医保支付价格暂未公布,我们共同期待奥希替尼为更多肺癌患者带来福音。

继续向前:奥希替尼再次扩大适应症

从二线用于T790M耐药突变,到一线敏感突变就能直接用,奥希替尼带来的治疗潜力被不断挖掘。

2020年12月19日,美国FDA正式宣布奥希替尼作为首个辅助疗法,用于以治愈为目的的完全肿瘤切除术后早期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突变(EGFRm)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成人患者的辅助治疗,术后辅助靶向治疗得到认证

此次获批是基于ADAURAIII期临床研究[3]的结果,在纳入的ⅠB-ⅢA期非小细胞肺癌术后辅助治疗中,奥希替尼均显示出具有统计学差异和临床意义的无疾病生存期(DFS)获益。我们来看具体的数据:在Ⅱ期-ⅢA期的患者中,奥希替尼组显著延长了中位DFS,疾病复发或死亡风险降低了83%(风险比[HR] 0.17;95%置信区间[CI] 0.12-0.23; p<0.0001)。

在总体试验人群ⅠB-ⅢA期患者中,奥希替尼可将疾病复发或死亡的风险降低80%(HR 0.20;95%CI 0.15-0.27;p<0.0001)。

两年时,接受奥希替尼治疗的患者中89%仍然存活且无疾病,而标准治疗(术后安慰剂)组患者的比例仅为52%。

正是由于数据优势明显,2020年4月,独立数据监测委员会建议ADAURA临床研究提前两年揭盲,并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

2021《NCCN指南》中,将第三代EGFR-TKI奥希替尼作为ⅠB-ⅢA期EGFR突变术后患者辅助治疗推荐,并且,接受过辅助化疗或不耐受化疗的患者,都可以使用奥希替尼。



这个消息意味着,对于进行手术治疗且具有EGFR突变的肺癌患者,可以通过术后辅助靶向治疗,改善癌症患者的生存质量,带来治愈的希望。

奥希替尼一直在刷新肺癌治疗的选择上限,未来还有哪些惊喜,我们一起期待!

参考来源:

1.OsimertiniborPlatinum–Pemetrexed in EGFR T790M–Positive Lung Cancer.N Engl J Med 2017; 376:629-640 DOI: 10.1056/NEJMoa1612674

2.FLAURA Investigators. Overall Survival with Osimertinib in Untreated, <i>EGFR</i>-Mutated Advanced NSCLC. N Engl J Med. 2020 Jan2;382(1):41-50.

doi: 10.1056/NEJMoa1913662. Epub 2019 Nov 21.

3.Osimertinib in Resected EGFR-Mutat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October 29, 2020 N Engl J Med 2020; 383:1711-1723 DOI: 10.1056/NEJMoa2027071

400-107-6696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4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