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

肿瘤完全切除干净后,癌细胞还会死灰复燃吗?

发布于2022-04-20其他 2874

对于癌症患者来说,只要疾病没有进展到晚期阶段,还是有很多人有机会手术完全切除肿瘤,实现“去病根”的,故此类手术属于“根治性治疗”。

现实中,常有癌症患者非常想知道,如果肿瘤被完全切除干净了,癌细胞是否还会死灰复燃?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个话题。

1什么是完全切除干净肿瘤?

在肿瘤手术中,如果医生完整地切除了肿瘤,且手术下刀的位置也就是“切缘”,经检测显示,没有残留任何癌细胞,通常说明已经切干净了。

为实现这一点,应当做到:

肿瘤必须完整切除,就像除杂草一样,要从头到尾把杂草连根拔起,而非只割掉土表的可见部分,否则草根还在,过不了多久,便会“春风吹又生”了。

如果肿瘤不止一个,那么为实现根治,每一处发现的肿瘤都应当处理干净。不过,有远端转移的晚期癌症,通常不可手术根治。 肿瘤虽然名字看起来很“圆润”,实际上,它并不是一个圆滚滚的规则物体。

恶性肿瘤又或者说癌症,其本名叫做CANCER,是螃蟹的意思。顾名思义,恶性肿瘤的形状大多不怎么规则,还会长出很多条“螃蟹腿”样的触须。因此在手术中,应判断清楚肿瘤的真正边界,切除范围不能贪图低损伤而少切,漏掉某些“螃蟹腿”,从而为复发、转移埋下定时炸弹。当然,也不应当为图省事、图干净,随意扩大切除范围,这会大幅增加不必要的身体损伤。

那么,如果手术切缘已经测不出癌细胞,是不是患者术后就不会复发?

很遗憾,答案是不一定。

手术切缘检测显示没有任何癌细胞,表示当前手术部位的肿瘤确实切干净了,癌症复发风险也因此确实降低了。

然而,有的时候在患者还没手术之前,就已经有一部分癌细胞(可能只有极少量),像“伞兵”一样偷偷降落到了人体某些角落潜伏起来了。由于此时癌细胞数量太少,没办法通过如CT等现代医学影像设备发现,所以切缘看不见癌细胞,并不代表患者体内此时就没有癌细胞。

在央视曾播出的医学纪录片《手术两百年》中,曾有过这样一段文字:

“癌细胞众多,每一立方厘米肿瘤中有10亿多个癌细胞。你可以想象得到,肝脏中有三四处癌细胞是什么程度,意味着身体里数十亿、成百上千亿癌细胞。”

 来源:《手术两百年》

因此,即便是再早期的癌症,手术根治后,依然存在一定的概率会复发(早期复发率较低)。像恶性程度高(指癌细胞更加活跃)、分期较晚(比如II-III期)的癌症,术后复发风险会更高。

所以即便肿瘤通过手术已经完全切除,癌细胞依然可能死灰复燃。

2肿瘤辅助治疗,让复发更少出现!

虽然上文我们得出了手术并不能完美解决癌症复发的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人类毫无解决方案。

随着对癌症认识的不断深入,医学界已经逐渐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办法,来尽可能降低患者的癌症复发风险,它叫做“肿瘤辅助治疗”。

这里提到的辅助治疗,指的是通过各种现代医学技术,在手术/放疗等根治性治疗的前、后给予患者治疗,以帮助患者改善手术效果或尽可能消灭术后患者体内残余癌细胞。

以肺癌为例,目前已经有非常明确的证据证实,对于II-III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术后可以通过传统化疗来降低复发风险;对于IB期肺癌患者,如果医生评估复发风险较高,也应当实施辅助化疗。 

又比如对于非小细胞肺癌III期患者,进行根治性放化疗后,可以使用Imfinzi(PD-L1免疫治疗药物)来延迟复发、延长生存时间。

据2020ESMO年会上公开更新的PACIFIC临床试验信息显示,使用Imfinzi的试验组患者,大约有35.3%的人入组4年后仍然没有疾病进展。[1]

来源:2020 ESMO年会

癌症患者的术后靶向维持治疗,目前也越来越多地应用在各类患者身上。比如著名的肺癌研究ADAURA,其研究结果显示,对于携带EGFR基因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在接受手术、辅助化疗/或不化疗后,给予EGFR靶向药奥希替尼维持治疗3年,结果显示使用奥希替尼的II-IIIA期患者,显著延长了肿瘤未复发的持续时间。[2]

对于乳腺癌患者来说,术后辅助治疗和维持治疗,也非常普遍。比如说经过检测,激素受体阳性的患者,在术后通常需要许多年的内分泌治疗;对于基因检测显示有HER2突变的患者,术后通常也需要一段时间的HER2靶向治疗(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

总而言之,虽然癌细胞善于潜伏,但已经有不少办法,可以对付它们了。 来源:摄图网

3如何紧跟全球前沿医疗,不错过良好方案?

在现实中,患者该如何确保上面提到的辅助治疗方式能落实到位呢?

关键在于医生。

患者需要的医生,必须熟悉患者疾病,同时要与时俱进,能够及时更新迭代自己的知识库,和世界前沿医疗信息接轨。

现在有一个名词,叫做“知识的半衰期”,指的是某类知识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后,会有大量旧的内容被新知识替代。

在癌症等医学领域,知识的半衰期正在不停地缩短。新的理念、新药新技术可谓日新月异,尤其在近20年以来,大量新型抗癌药物(靶向药、免疫药物为代表)、新技术,更是呈“井喷”式不断涌现!

在医学知识裂变速度“一日千里”的今天,可能现在许多人认同的“真理”,在1-2年后就完全过时,被丢到废纸篓中。

而一旦医生未能及时更新自己的知识储备,则给患者提供的诊疗方案,显然也非常容易落伍。

对于手术机会较大的早、中期患者,及时用上更靠谱的辅助治疗方案,有利于降低复发风险,获得更大的治愈希望;而对于病情复杂、严重的晚期癌症患者,如能紧跟国际医学研究,更早应用到各项良好的药物、技术和前沿方案,则在关键时刻,可能逆转命运! 来源:摄图网

我们来看1个案例: 

2017年年初,晚期肺腺癌患者梁先生,因基因检测显示没有任何可以靶向治疗的基因突变,故只能接受化疗(培美曲塞+卡铂)联合抗血管药物(贝伐单抗)治疗的方案。治疗后没过几个月,梁先生出现了化疗耐药,肿瘤开始进展。 此时,如果继续在当地治疗,则梁先生只能更换其他化疗药物,或者尝试中药治疗。而这些疗法的有效率没什么保障。 不久后,梁先生通过盛诺一家前往了美国休斯顿某知名癌症专科医院就医。 结果到了美国,经过再次基因检测,梁先生惊讶地发现自己被检出了EGFR 20突变。虽然该突变尚没有对应的靶向药上市,但在这里,梁先生可以通过入组前沿新药临床试验的方式,快人一步用上一款针对EGFR 20突变的靶向药物——波奇替尼(poziotinib)。

用药仅1个月,梁先生的胸腔积液就大幅减少,从2000ml变成了600ml;用药2个月后,肿瘤缩小了一半,他原本严重的咳嗽也大幅减轻、频次减少,呼吸也变得十分顺畅。

其实,在盛诺一家既往服务过的数千位患者中,类似梁先生的经历还有很多。他们有的比国内更早用上了国外已上市前沿新药,有的经检查找到了新的治疗靶点,有的治疗方案得到了调整(如增减药物、修改组合),有的入组了新药临床试验并得到了巨大的收益…

医学无国界,无论是中国、美国、欧洲、日本还是全球其他任何地方的前沿医学研究成果,都应当快速为所有癌症患者所用,改善疗效。

而盛诺一家就像桥梁一样,日复一日不断帮助国内患者快速对接这些国际前沿医疗资源。如果您或身边人正受困于治疗方案短缺、重大治疗难以抉择的不良处境,希望快速预约国际权威专家提供远程指导,或希望直接前往海外医疗发达国家进行转诊就医,请立即扫描下方二维码联系我们,将有经验丰富的顾问为您详细介绍服务的具体细节。

长按添加肺癌帮就医助手


参考来源:

[1]https://www.esmo.org/meetings/esmo-virtual-congress-2020/programme

[2]Osimertinibin Untreated EGFR-Mutated Advanc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N Engl J Med2018; 378:158-168

400-107-6696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438号